Mr.Bin

你让自己过得好不好?

"按照我的想法在做我的事情" ——心存热情的生活!

轻心理:


我们认识一个女孩子,家境富裕,姿色一般,但是嫁了一个巨帅的老公。

 

三年前,我们谈及她,都很羡慕:“她实在太幸福了,嫁了一个这么帅的老公。”三年后,我们谈及她,还是很羡慕:“他老公实在太幸福了,一娶了她马上可以在某市某黄金地段某黄金楼盘买了房子,买了车子,少奋斗了何止三十年,太幸福了。”

 

仅仅三年,我们认为到底谁是lucky guy的观点就彻底翻转了。我们终于承认,我们告别了青葱的粉红色世界,开始走进真正焦躁而又现实的社会。

 

当我们开始注意,人民币是一种很重要的东西时,就不得不引用一位师兄的话:“走向庸俗是人生的必经过程。”就像那个永远被夸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一样,现在完全不缺“别人家”让你有参照物。比如说:“别人结婚了”、“别人买房了”、“别人生娃了”、“别人买车了”、“别人买第二套房了!”。

 

所以如果寒暄被问到“你过得好不好?”好像除了说“还行,还好,一般般”之外,就没别的什么答案了。因为幸福不是一个是非题,而是一个程度命题。有没有一个量杯之类的东西,让你将自己所有的东西倒进去,得出“还算幸福”或者“一点不幸福”的答案?就是因为没有,摸着良心问,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。

 

有人和我活灵活现地说一个不是笑话的笑话:“在饭堂里面,大家谈起某人,开玩笑说如果给他打分,最多只能打个60分,但是有间房子,给他额外加10分,父母有保险,给他额外加10分,父母买了两套房,可以加20分。如此看来,他称得上一个如意佳婿了。”我点头一起笑,完全明白这个笑话的笑点。

 

其实,人到底追求的是什么东西?如果是物质的话,多少才够?要到什么时候,我们才能斩钉截铁地和别人说,我过得很好超级好我无比满意我现在的生活?没有人会这么回答。即使你说:“你年薪十来万啊。”他说:“十来万在北上广顶多就是个温饱再多一点。”你说:“你股票刚赚钱啊。”他说:“别提了,我多么后悔出手太早了,如果再等几天,我就再赚20%。”你说:“你有房子了,有个归宿多么好。”他说:“你是不懂我的压力,赚的钱全还银行了,还不敢花钱担心下一餐在哪里。”所以上周和老乡们对自己和“别人”的状态下了定义:别人的生活总是好的。自己总有赚不完的钱,干不完的活,操不完的心,相不完的亲。

 

上周的时候,我们参加了一系列的游戏。其中有一个游戏叫做“25个选择”,玩的时候很欢乐,但我这几天会常常想起这个游戏,并且每一次想起来,都有新的感悟。

 

这个游戏其实并不新鲜,很多人都玩过,你先写5个你不需要考虑价格最想买的东西,再写5个你最重视的人,再写5个你最追求的生活,5个最能代表你性格的词语,5个你的目标。然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尽快删减,然后看你留下的是什么东西。这个游戏最让人震撼的,其实是它的过程和“别人的答案”。

 

刚写完的时候,你要找到这一群人中,和你有同样观点的人,比如说有同样想买的东西,同样想做的事情,同样的目标,同样的性格。我发现,原来有人和我一样,想要过上“天天睡到自然醒”的生活;有人和我一样,实在想不到想买什么东西,干脆买黄金,等待硬货币升值的保守主义投资策略。

 

原来我和一群外表看起来温文尔雅但实际上“固执”或者“好胜”的同事一起工作……比如绝大部分人的目标或者想做的事情都是环游世界。比如说有人都想在马尔代夫买个私人岛屿。男生想弄一辆超酷超炫的跑车是通用的事情。我还听到我后面的两个男同事如此对话:“嘿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你一定和我一样,在最想买的东西里面,有一支球队!”“……没有”“那你还好意思说你是个合格的球迷!?”

 

然后在一轮又一轮的下意识删减中,大家都很痛苦,速度一次比一次慢。刚开始的时候,很多物质的东西都可以舍弃,比如私人飞机,私人岛屿,私人球队。但是之后如何在“认真”或者“我最爱的宠物”中选择一个?

 

但之后我们都会为自己留下来的东西而深思,也为别人留下的东西而深思。比如有一位同事,删减到最后,依然没有删减掉“善良”,他认为这是最重要的。所以,他之后被大家称为“死都要善良”。比如有一位同事,物质的东西,精神的东西,什么都删减完了,还竟然还剩下了“国家强盛”。问他有何感想的时候,他还很认真的说,觉得自己还是很狭隘,其实应该期盼世界和平。

 

你认为重要的东西,别人可能第一轮就铲除了。你觉得很无所谓的东西,是别人坚持的底线。

 

有多少人认为善良是无所谓的,在换取物质的时候可以无所谓的交换出去?这个问题不用回答,因为我们可以看下周边的可食用元素周期表。我的选项中有一个是“乐观”,这是我一直没有放弃的东西。我知道它很重要,但是我不知道它这么重要。

 

原来我一直没有放弃乐观的看待这个世界的看法。即使是现在,在我知道什么是人情冷暖,什么是艰难困苦之后。我一直想保存我心里那串小小的火苗,即便日后再艰难,还是想要抱着它取暖。我潜意识里认为,如果我不能这样看待这个世界,我就完了。

 

谁知道前路有什么东西等着我们?谁知道未来是否有我们无法解决的困境?谁知道我会不会变得忧郁?谁知道以后是否有让人极端恐惧的背叛?但我应该牢记,二十五岁的现在,我希望自己是个乐观的人。

 

我们玩一个主题为“dialogue in the dark”的游戏,进入一个完全封闭和黑暗的空间,以声音为指令完成任务。我们是否会恐惧残废或者死亡,或者残废着等待死亡?如果有朝一日,我们不能用眼睛看清这个花花世界,那么那时会否绝望,现在会否恐惧?

 

我最深的感触其实是黑暗的空间。在黑暗中,我感觉自己身处一个很大很大的空间,我不知道前方是否有人挡着我,我也不知道左方是否是墙壁,我只能用手杖一步一步的探索。每次,只敢走一步的距离。但事后当我用双眼看,我发现这是一个不算宽敞的空间。那一瞬间,我顿有所悟。

 

我们所认为的困境,是否真的有我们所认为的那么大?那些困扰我们的烦恼和痛苦,是否真的会一直持续?如果走入了绝望的黑暗,我们是否能坚持等到光明的到来?就如同那位指引的老师说的:“在你进入黑暗之前,你会紧张,害怕,担忧。但两个小时后,你会发现自己学会适应这一种黑暗,并学会享受它。直到最后,你和你的伙伴在全然的黑暗中能够举杯欢庆。你总能找到方法去适应它”,如果有朝一日,遇到了让人绝望的黑暗,我们是否能鼓起勇气,等待救赎?或者,让自己习惯黑暗。

 

回到那个问题“你过得好不好”。

 

如同LX和我说的:“过得好应该是一种能力,如果一个人决心让自己过得好,那么他一定能够让自己过得好。”

 

我相信。我一直可以回答:“我在努力让自己过得好。”

 

所以,我回到广州生活,购置了锅碗瓢盘,油盐酱醋,按照我的想法在做我的事情。不再去考虑太多物质的东西,因为虚空的,总是虚空。我慢慢锻炼自己不要透支对未来的烦恼和忧愁,让自己不要顾及别人的眼光。

 

也许,我可以等待能够回答这个问题的一天。我也耐心的等待着答案。

 

佛问沙门:人命在几间?对曰:数日间。佛言:子未闻道。复问一沙门:人命在几间?对曰:饭食间。佛言:子未闻道。复问一沙门:人命在几间?对曰:呼吸间。佛言:善哉,子知道矣!——《四十二章经》

 

文/莫莉花JM


评论

© Mr.Bin | Powered by LOFTER